任性90后是“说走就走”的打工者 用工荒难以逆转?
2017-11-16 14:03:39     来源:筑牛资讯


  珠三角是中国家具业年产值的主要贡献地之一。据广东省家具协会发布的统计数据,2017年1-6月,广东省家具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约1170家)主营业务收入为1005亿元,比2016年同期的877.6亿元增长14.5%,净增长127.4亿元,庞大的体量与持续的增长,令珠三角成为中国家具行业发展的主力军。


  可以预见的是,珠三角家具制造企业的产能将持续创新高。


  时下,进入2017年的第四季度,随着传统家具销售年末旺季的到来,以及各种电商购物节的促销,珠三角大多数家具厂都进入“赶货”的忙碌阶段。


  生产、销售铆足劲了往前冲。然而,在生产增长之外,却是珠三角家具厂不可逆转且越来越严重的“普工荒”。


  有业内人士表示:“珠三角家具厂的用工荒还远未到最严重的时候,用工荒或许才刚刚开始。”


  探因:用工成本是越来越高了吗?


  据国家权威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劳动力总量首次减少,数量达345万;2013年减少244万;2014年减少371万;2015年减少487万;2016年减少349万。劳动力总量下降已满五年,劳动力累计减少1796万。


  由于生育率低,目前90后相比80后减少了大约三成,00后又比90后减少了三成。即便是放开二胎后,出生人口数量也不及预期;在人口结构上,2050年大陆65岁以上老人将达到3亿,8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一亿,“老龄化”更加严重,且男女比例严重失调,2020年适婚的男性青年比适婚的女性青年多出3000万人。


  劳动力总数每年都在减少,“老龄化”现象越来越严重,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这便是珠三角“普工荒”背后的人口大背景。


  然而,更有行业人士指出,其实这几年劳动力下降的速度还算比较慢,五年后,在63年-73年这波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生育狂潮中出生的人就要退休了,市场上一年要消失掉2500万左右的劳动力,而那个时候每年进入职场的年轻劳动力不过1500-1600万,而这才是劳动力人口断崖式下跌的开始。


  很多媒体都曾报道越来越高的用工成本让利润微薄的企业开始招架不住,甚至纷纷考虑以机器人代替人工。不少制造业老板感叹,相较于东南亚相对低廉的劳动力,中国的劳动力价格已经是相当高了。


  厂方:零散工人企业反而不愿找


  很多工厂确实为了招到工人绞尽脑汁,很多工厂都想出了“老乡带老乡、家人找家人”的主意,就是鼓励厂里的工人把自己的亲朋好友都叫到厂里做工。作为奖励,往往叫来一个亲友老乡来厂里上班,干满半年就能给“挖人”者几百元的奖励。“去年的价码基本是一个人600元,今年有的已经开到了800元,尤其是现在用人旺季到来,没准价格还会水涨船高!”一名在电子厂上班的工人告诉筑牛。


  虽然渴望招工,但对于主动找上门应聘的零散工人,多数企业并不热情。首先他们希望对应聘者知根知底,但这很难做到,作为企业的招聘人员是不愿意承担这种风险的,他们更愿意与劳务公司“公对公”地打交道,即便出了什么事情也说得清。


  此外,工厂高度依赖劳务公司的另一个客观原因。零散应聘的工人数量毕竟太少,反而拉高了招聘成本,还不如支付“提成”规整地获得工人。尤其在用工旺季,有的工厂一两天内要招到几百上千工人,只有劳务公司才能够做到。


  久而久之,工厂与劳务公司的关系已经密不可分。甚至一些企业的招工人员与劳务公司之间或明或暗的利益关系也成了行业潜规则。


  工人:任性90后是“说走就走”的打工者


  最大的90后已经27岁,最小的90后也迈入成年期,2015年全国90后人口总量达2.11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5.5%。以90后为代表的新生代群体正式步入中国制造工厂。


  这群信息大爆炸时代成长起来的90后,正在改变着以往的用工关系。


  据统计,普工的平均跳槽周期为3-4个月,而90后普工跳槽就更频繁了,一个月,甚至几天就跳槽的也不少见。


  90后普工没有太多家庭束缚,跳槽成本低,理由也很随机:就想换一换,即使新工作工资更低;新工厂的妹子或者老乡更多;新工厂周围撸串更方便……


  最根本的跳槽原因是:90后只是把“普工”当做一个跳板,他们已经告别了赚钱寄回家的70后的传统活法。对他们来说,赚钱固然重要,但是又不必完全受赚钱的束缚;对于他们,更重要的是体会城市生活和开阔眼界。而其他的职业,尤其是服务业似乎显得更能满足他们的需要,比如小区保安、餐馆服务员、快递员、中介(房屋、保险、理财等)、销售......


  长期以来,中国家具制造业以珠三角家具制造业的发展为典范,而珠三角制造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劳动人口红利。60后、70后员工的坚韧,成就了中国廉价制造业的辉煌。如今,90后集体性地向低品质劳动环境说“NO”,廉价制造业的生存立即便成为一个问题。


  面对劳动力人口总体下降及人口结构的变化,以及不再忍辱负重更关心个体感受的90后员工,珠三角家具制造企业应对“普工荒”之策或肩负了更多的时代期待。


  目前,留给企业解决“普工荒”的时间越来越少,未来更不容乐观的人口环境,会造就一个怎样的珠三角家具制造业呢?


相关推荐

热点资讯 更多